重视健康管理 定期维生素D检测不可或缺

随着“健康中国”建设的推进,医学界对健康管理理念的关注度日益提升。作为一种对个人或人群的健康危险因素进行全面管理的过程,健康管理已成为未来医学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近日,在杭州召开的“2016罗氏健康管理专家论坛”上,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程群副教授基于当前中国人群普遍缺乏维生素D(Vit D)的现状,就Vit D对于健康管理的价值及其定期检测的重要意义进行了深入解读。

国内人群Vit D普遍缺乏 带来多种疾病风险

人体内约90%的Vit D来源自皮肤暴露于紫外线B射线的内源性生成,随着日常生活中防晒产品的广泛使用、空气污染致使紫外线穿透能力的降低及含Vit D的天然食物摄入量减少等因素,我国Vit D缺乏现象普遍存在且日益加剧。一项由中华医学会骨质疏松和骨矿盐疾病分会在全国进行的Vit D流行病学研究显示,仅14%的人群Vit D水平属于正常(Vit D高于30 ng/ml)。其中,由于户外活动及日照较少,城镇居民Vit D缺乏(Vit D低于20 ng/ml)的比例高达51.1%,明显高于农村人群的36.3%[1]。此外,由于Vit D具有脂溶性,脂肪组织含量的增加会导致血液中Vit D浓度水平下降,因此,相对正常人群,肥胖人群的Vit D水平较低。而随着国人生活水平提高,肥胖人群逐年递增,也进一步加剧了我国Vit D缺乏现象的严重程度。

越来越多循证医学证据表明,Vit D缺乏与佝偻病、软骨病和骨质疏松有着密切的关系。Vit D水平充足可使骨质疏松药物发挥最佳疗效,并可降低跌倒及骨折风险。Vit D缺乏则会增加心血管疾病、高血压、糖尿病、慢病肾病、自身免疫疾病、常见肿瘤的患病风险。研究显示,随着年龄增长,Vit D缺乏比Vit D充足人群的血压上升幅度高20%[2],[3];Vit D水平低的人群5年内发生首次心血管事件的风险明显提高,且心血管疾病死亡率增加2倍[4],[5];Vit D水平充足可有效降低结肠肿瘤[6]、乳腺肿瘤[7]、卵巢肿瘤罹患风险[8]。同时,Vit D水平证实与胰岛素敏感性呈正相关,II型糖尿病发病率与Vit D水平呈负相关,确保Vit D水平充足可降低II型糖尿病患病风险。

此外,Vit D能够调控基因表达并且进一步发挥对免疫细胞的调节作用。Vit D受体(VDR)多态性与血清Vit D状态都与多发性硬化病(MS)、I型糖尿病、系统性红斑狼疮(SLE)、类风湿关节炎(RA)等自身免疫疾病的患病风险密切相关。目前,应用Vit D类似物治疗银屑病也成为热点研究方向。

程群副教授指出:“定期检测Vit D水平以确保Vit D充足对疾病预防有着重要意义。不同年龄段的人群都应该了解自己的Vit D水平。在欧美等国家都已把Vit D检测纳入常规体检,而国内尚未对Vit D检测引起足够重视,亟需进一步推进Vit D检测的应用。”

准确评估Vit D水平 为合理补充提供可靠依据

调查研究显示,中国35至45岁表观健康人群Vit D的中位数在20ng/mL左右。而只有当Vit D水平在30ng/ml以上才可能发挥降低肿瘤、II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和感染等疾病的风险[9],[10]。提高Vit D水平,除了增加阳光照射之外,还可以通过食用Vit D的保健品或非处方的Vit D制剂来补充。

“由于Vit D补充剂吸收有个体差异,在服用前后进行检测以确保达到最优水平很有必要。”程群副教授强调,“补充Vit D后的单次检测是不够的,需进行监测随访,以帮助医师为患者调整剂量,增加患者依从性。”在一项随机双盲对照实验中,60名65岁以上女性服用Vit D补充剂6个月后,仍有37%的女性Vit D水平不足[11]。

专家建议,对于能从Vit D检测受益的高风险人群,应于基线及3个月间隔期进行Vit D检测,直至获得理想水平[12],[13]。该高风险人群分为三类:一是有骨量丢失或高风险的患者,包括骨质疏松、骨软化或佝偻病、骨折、近期伴跌倒的老年人、高甲状旁腺激素(PTH)血症;二是内源性Vit D生成不足者,包括长期卧床、日光照射减少或深色皮肤人群;三是Vit D代谢不正常患者,包括肥胖患者(BMI>30kg/m2)、怀孕和哺乳期、激素治疗、吸收不良综合症、肝功能衰竭、肉芽肿、慢性肾病患者和肾移植患者。

由于Vit D不溶于水且结构复杂,选择合适的检测方法非常重要。25羟维生素D(25(OH)D)是人体内储存Vit D的主要形式,需要时可激活为骨化三醇(1,25(OH)2D),后者是唯一的生物活性Vit D代谢物。由于1,25(OH)2D体内含量少、半衰期短,1,25(OH)2D浓度检测只适用于一定的疾病状态。25(OH)D含量多、半衰期长、体内稳定性强,美国内分泌学会临床实践指南推荐检测25(OH)D水平以评估人体内Vit D水平。然而,25(OH)D不溶于水,且与结合蛋白(VDBP)牢固结合,深埋于疏水性结合蛋白内,不易与试剂结合,难以检测。

罗氏诊断Elecsys®总维生素D检测采用电化学发光免疫分析法,通过预处理把25(OH)D从VDBP中释放出来以竞争结合原理进行检测,功能灵敏度<5 ng/mL,临床判断节点处CV<10%。研究表明,Elecsys®总维生素D检测受VDBP浓度影响小,且与“金标准”液相色谱串联质谱法检测结果高度一致,可溯源至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NIST)标准参考材料,为临床提供快速、准确、可靠的检测结果,以便医生制定合理、个体化的Vit D补充方案,助力中国人群健康管理。

 

 

 

[1] The 7th Chinese-international Bone and Mineral Conference

 

 

[2] Suzanne E Judd, et al. Am J Clin Nutr 2008;87:136–41

 

 

[3] Kaulgud et al. IJBR (2013) 04 (05)

 

 

[4] Thomas J. et al. Circulation 2008;117:503-511

 

 

[5] Harald Dobnig, et al. Arch Intern Med. 2008;168(12):1340-1349

 

 

[6] Wactawski-Wende J, et al. Calcium plus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and the risk of colorectal cancer. New Engl J Med 2006; 354:684-96.

 

 

[7] Lowe LC, et al. Plasma 25-hydroxy vitamin D concentrations, vitamin D receptor genotype and breast cancer risk in a UK Caucasian population. Eur J Cancer. 2005;41:1164-9.

 

 

[8] Tworoger et al. Cancer Epidemiol Biomarkers Prev. 2007;16:783-8.

 

 

[9]章振林等: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docrinology. 2013

 

 

[10]夏维波等.中华骨质疏松和骨矿盐疾病杂志, 2011, 4(2): 144-146

 

 

[11] Goldsmith et al (2010). Nephrol Dial Transplant 25:3823–3831

 

 

[12] Kennel KA et al. Mayo Clin Proc 2010;85(8),752-757

 

 

[13] Souberbielle JC et al. Autoimmun Rev 2010;9(11),709-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