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宫颈癌于未然,每位女性都该知道的那些事儿

宫颈癌是女性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据《2015中国癌症统计数据》估计,我国2015年宫颈癌发病率逾98.9/10万,死亡率高达30.5/10万,且均呈逐年上升态势。赣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妇产科谢晓英教授呼吁:“由于宫颈癌早期和癌前病变阶段没有特别的临床表现,容易被绝大多数女性忽略。而一旦出现症状,通常癌症已经进入较晚期阶段,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广大女性应提高宫颈癌的预防意识,定期进行妇科检查,做到早诊早治,远离宫颈癌。”

宫颈癌可以预防且治愈!

研究发现,99%的宫颈癌病例都是由人乳头状瘤病毒(HPV)导致[1],[2],[3],宫颈癌是目前唯一病因明确、唯一可以早期预防和治疗、唯一可以彻底根除的恶性肿瘤。

美国最大型的宫颈癌普查ATHENA研究证实,如能及早发现癌前病变阶段进行阻断性治疗,宫颈癌治愈率可高达98%;但是,一旦发展为癌症并扩散至其他器官,只有20%的女性存活期能够超过5年[4]。因此,及早发现并治疗宫颈癌前病变是降低宫颈癌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关键。

16+18=70 每个女性都需要知道的等式

 HPV主要经性接触传播,是一种极为常见的病毒感染,可在体内潜伏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且没有任何症状。高达75%的女性在其一生中的某个阶段可能感染HPV[5]。但是,并非所有感染了HPV的女性都会发展为宫颈癌,大多数HPV感染可以通过人体自身免疫系统清除,只有持续感染高风险HPV病毒才可能发展为宫颈癌。

目前,已知的HPV有100多种不同类型,其中大部分类型被视为“低风险”,与宫颈癌并无关联。但有14种HPV类型被列为“高风险”,并已经证实它们会导致几乎所有的宫颈癌。其中,以HPV 16和HPV 18两种病毒株风险最高,可导致约70%的宫颈癌病例[6],所以16+18=70是每个女性都需要知道的等式。研究发现,相比没有感染HPV的女性,携带HPV 16/18的女性发展为宫颈癌前病变的可能性高出 35倍[7]。即使巴氏涂片检测结果正常,如果HPV16、HPV18呈阳性,每10位女性中仍会有1人存在宫颈癌前病变[8]。这说明,单一的细胞学检测不足以评估女性罹患宫颈癌的风险。多达1/3的宫颈癌病例发生于接受过巴氏涂片检查且结果正常的女性[9],[10]

“虽然如此,广大女性朋友大可不必‘谈HPV色变’。”谢教授指出,“只要提高定期进行妇科检查的意识,在发生性接触后进行定期宫颈癌检测,把高危型HPV检测作为常规妇科检查的一部分,做到早期发现、早期干预,就能够有效避免宫颈癌的发生。”

接种HPV疫苗后仍需定期进行HPV检测

妇科肿瘤协会(SGO)和美国阴道镜和宫颈病理协会(ASCCP)联合发布的《高危型HPV检测作为初筛方法用于宫颈癌筛查:过渡期临床指导》推荐,高危型HPV初筛起始年龄为25岁,若初筛阴性,再次筛查间隔为3年;HPV16/18型阳性者,有高度的病变风险,应立即转阴道镜;而HPV16 和18型之外的其它12种高危HPV阳性者,应结合细胞学进一步分流。宫颈癌筛查的重点是发现高度病变或高风险病毒株,而非单纯检测是否存在HPV感染,早期检测高风险HPV病毒持续感染可以最大程度上的预防宫颈癌。

谢教授补充道,“目前,世界各国广泛接种HPV疫苗,国内也掀起一波HPV疫苗热潮。但需要注意的是,根据大量临床研究结果以及世界卫生组织(WHO)关于HPV疫苗的立场文件,接种HPV疫苗并不意味着未来就不需要进行宫颈癌筛查,即使已接种HPV疫苗者仍应定期进行HPV检测。今后几十年内仍将主要靠筛查来预防宫颈癌。”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的可以应用于一线宫颈癌初筛的检测只有罗氏诊断cobas®高危型HPV基因检测,其采用荣获诺贝尔奖的实时聚合酶链反应(PCR)、扩增和检测技术,是目前仅有的获得FDA、欧洲统一(CE)认证、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CFDA)批准在检测HPV 14种高危型的同时进行HPV 16/18分型的HPV基因检测方法。目前,江西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赣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以及赣州市人民医院已配备此项检测技术,为女性有效预防宫颈癌提供保障。

 

 

[1] Burd, Eileen M. Human Papillomavirus and Cervical Cancer. Clinical  Microbiology Reviews. 2003; 16:1-17.

[2] Walboomers, Jan M.M., Marcel V. Jacobs, M. Michele Manos, et al. Human Papillomavirus is a Necessary Cause of Invasive Cervical Cancer Worldwide. Journal of Pathology. 1999; 189:12-19

[3] zur Hausen, H. Papillomavirus and Cancer: From Basic Studies to Clinical Applications. Nat Rev Cancer. 2002; 2(5): 342-50

[4] Cancer Research UK, Cervical cancer statistics and outlook, available at http://www.cancerhelp.org.uk/type/cervical-cancer/treatment/cervical-cancer-statistics-and-outlook. Last accessed 11 April 2014.

[5]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Human Papillomavirus (HPV)-Associated Cancers. http://www.cdc.gov/cancer/hpv/basic_info/, last accessed 21 April 2014.

[6] Schiffman, M, et al. Human papillomavirus and cervical cancer. Lancet. 2007; 370:890–907.

[7] Wright, TC, et al. Evaluation of HPV-16 and HPV-18 genotyping for the triage of women with high-risk HPV+ cytology-negative results. Am J Clin Pathol. 2011; 136:578-586.

[8] Stoler, M, et al. (2011) ‘High-Risk Human Papillomavirus Testing in Women With ASC-US Cytology. Results From the ATHENA HPV Study’ Am J Clin Pathol  no.135  pp468-475.

[9] Leyden WA, Manos MM, Geiger AM, et al. Cervical cancer in women with comprehensive health care access: attributable factors in the screening process. J Natl Cancer Inst. 2005;97:675-683.

[10] Andrae B, Kemetli L, Sparén P, et al. Screening-preventable cervical cancer risks: evidence from a nationwide audit in Sweden. J Natl Cancer Inst. 2008;100(9):6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