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通稿

上海, 02.07.2020

全面解读骨代谢标志物:科学检测助力骨骼健康管理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我国骨质疏松患病率呈进一步上升趋势,加强对代谢性骨病的鉴别以及骨质疏松的早诊早治至关重要。近年来,骨代谢生化标志物的临床应用逐渐深入,在骨质疏松疾病的全程管理中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应用潜力巨大。

近日,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代谢性骨病科程群教授在线上会议中围绕“骨代谢生化标志物的临床应用”进行了分享。程群教授指出:“全面认识骨代谢标志物,科学、合理地应用相关检测,能有效辅助临床鉴别骨质疏松类型、评估病情变化和治疗效果,对优化骨质疏松疾病的长期管理具有重要意义。”

 

全面解读:骨代谢标志物有哪些?

人的一生都处于骨转换过程中,由破骨细胞吸收旧骨、成骨细胞生成等量新骨取代以完成骨转换。骨代谢生化标志物是在骨重塑的不同阶段由成骨细胞和破骨细胞产生、释放的蛋白质或基质降解产物。程群教授指出:“骨代谢生化标志物是骨密度检测的有效补充,可通过人体血液、尿液中骨代谢生化指标水平的检测,更好地了解机体骨组织新陈代谢的情况并反映骨代谢的状态,是协助代谢性骨病的鉴别、诊断、治疗以及疗效评估的重要指标。”

目前,临床常用的骨代谢生化标志物主要包括三类:一般生化标志物、骨代谢调控激素以及骨转换标志物(BTMs)。一般生化标志物包括血钙、血磷、尿钙、尿磷;骨代谢调控激素包括维生素D及其代谢产物、甲状旁腺素(PTH)以及成纤维生长因子   23(FGF23);BTMs可分为骨形成标志物和骨吸收标志物。

在不同人群的不同年龄段以及罹患各种代谢性骨病时,BTMs水平会发生不同程度的变化,代表了身体骨骼的动态状况。这些指标的测定有助于判断骨转换类型、骨折风险评估、了解病情进展、干预措施的选择以及疗效检测等。1 近年来,BTMs检测在骨质疏松治疗中的作用日益凸显。在众多标志物中,骨形成标志物血清1型原胶原N-端前肽(s-P1NP)和骨吸收标志物1型胶原羧基端前肽β特殊序列(β-CTX)因检测灵敏度较高,国际骨质疏松基金会(IOF)和国际临床化学和实验室医学联盟(IFCC)推荐其作为评估骨转换水平的参考标志物。

 

助力临床:BTMs辅助骨质疏松疾病全程管理

  • 加持“金标准”,提高患者治疗依从性

骨代谢状况随人体生理、病理状况而改变,可导致骨矿含量(骨量)的变化。作为衡量骨单位面积所含骨矿物含量的指标,骨密度(Bone mineral density,BMD)可作为反映人体骨骼代谢的重要标准。2 尽管BMD检测是诊断骨质疏松的“金标准”,但由于变化缓慢、检测差异性大,IOF推荐BTMs应作为监测和随访指标,联合BMD作为诊断工具。

在监测药物疗效方面,药物干预后BTMs的变化远比BMD变化敏感,通过观察BTMs 对治疗的反应有助于临床选择最佳的治疗剂量和疗程。《原发性骨质疏松症诊疗指南(2017)》指出:BTMs可以在药物治疗后3-6个月发生明显变化,通过监测其变化可以帮助临床判断药物的治疗效果,有效提高患者用药依从性。3

  • 提示骨折风险、预测治疗应答

骨密度和骨代谢标志物的联合检测可以提示潜在的骨折发生风险,有效指导临床尽早干预治疗。程群教授表示:“对女性来说,绝经后雌激素水平的降低导致骨转换加速、骨丢失加快,骨折风险增加,应特别关注定期检测。此外,对于高骨折风险患者,常伴有发生继发性骨质疏松的可能性。由于BMD对继发性骨质疏松的鉴别作用有限,可选择性进行BTMs检测以指导临床决策。”

BTMs不仅可帮助预测骨折风险、监测药物疗效,同时可有效预测治疗应答。临床研究显示:患者在治疗前基线BTMs水平的不同提示对抗骨质疏松治疗的不同疗效。骨吸收指标升高的患者对抗骨吸收药物更为敏感。同时,基线水平BTMs升高的患者使用抑制骨吸收药物后,骨密度升高更快,骨折风险降低更明显。5

“通过检测BTMs可以实现对机体骨代谢状况的动态监测,帮助临床进行代谢性骨病的鉴别诊断;同时,监测BTMs也可为预测骨丢失和骨折风险提供重要的参考,并可更快反映骨病的治疗疗效。但要注意的是,由于BTMs水平受昼夜节律、饮食、年龄、骨折病史等多种因素影响,评估时应综合考虑。”程群教授强调 。

罗氏诊断Elecsys®骨转换标志物检测基于先进的电化学发光技术,提供了包括总P1NP检测和β-CTX检测在内的完整菜单,具有优异的精确度和批间一致性,为临床和患者提供长期精确的疗效监测,有效助力提升患者治疗依从性、优化骨质疏松症患者管理。

定期检测维生素D:预防潜在疾病风险

越来越多的循证医学证明,作为骨代谢标志物之一—维生素D缺乏或不足可导致骨质疏松、骨折、佝偻病和软骨病,并与心血管疾病、肿瘤、糖尿病、慢性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密切相关。根据IOF建议,老年人 25OHD 水平高于30 ng/mL 可降低跌倒和骨折风险。

“目前,维生素D的缺乏已成为世界范围内的公共健康问题,此次新冠疫情之下更是可见一斑。”程群教授强调,“有研究数据显示,新冠肺炎的患病率和死亡率与血25OHD 水平呈负相关,维生素D水平较低的国家COVID-19的患病率和死亡率相对较高 6;适当补充维生素D可降低新冠病毒的感染率和死亡率。7” 但由于对维生素D的吸收存在个体差异性,盲目补充有风险。对此,《维生素D及其类似物临床应用共识(2018)》指出,在服用各类维生素D补充剂前后,建议进行维生素D水平检测,可指导调整维生素D剂量,以确保维生素D达到最优水平。

罗氏诊断Elecsys® Vitamin D total检测采用电化学发光免疫分析法,是已进行LC-MS/MS标准化的检测方法之一,可快速、准确地评估人体内维生素D的水平,正确识别维生素D高度缺乏的患者,以便更好地指导临床科学合理地补充维生素D,降低包括骨质疏松症在内的多种疾病的患病风险。

 

 

 

 

[2] 林松青, 等. 骨密度(BMD)检测研究现状. 中国实验诊断学. 2009, 13(5)

[1], [3] 中华医学会骨质疏松和骨矿盐疾病分会. 原发性骨质疏松症诊疗指南 (2017)[J][D]. , 2017.

[4] Bauer DC, Garnero P, Hochberg MC, et al. (2006) J Bone Miner Res 21:292–299

[5] Collette J, Bruyère O, Kaufman J, et al. (2010) Osteoporos Int

[6] Petre Cristian Ilie, et al. The Role of Vitamin D in the Prevention of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Infection and Mortality. Aging Clin Exp Res. 2020

[7] Grant WB, et al. Evidence that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Could Reduce Risk of Influenza and COVID-19 Infections and Deaths.Nutrients.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