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通稿

广州, 25.09.2019

距离消除丙肝,世界已进入十年倒计时?

世界卫生组织(WHO)提出“2030年消除病毒性肝炎”的总目标,我国能否实现?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疾病预防控制局连续两年将世界肝炎日宣传主题定为“积极预防,主动检测,规范治疗,全面遏制肝炎危害”(图1),旨在提高公众尤其是高危人群对疾病的认识,强调主动检测对于全面遏制病毒性肝炎的重要性。

 

图1  2019年世界肝炎日—中国宣传海报

 

乙肝早已被大众所知,然而还有一种知晓率低、检测诊断率低的病毒性肝炎——丙肝,同样对人类健康带来严重威胁。丙肝病毒(HCV)基因极易变异,对病毒检测和疫苗研制造成极大难度,目前全球尚无针对丙肝的有效疫苗,人们无法进行积极预防。因HCV感染隐匿性强,丙肝防治面临着“发现晚、治疗晚、知晓率低、就诊率低”的严峻挑战。

只要皮黏膜受损,就有感染风险

HCV是一种血液传播病毒,最常见的感染途径是接触少量血液:注射吸毒、不安全注射做法、不安全的卫生保健、输入未经筛查的血液和血液制品以及可导致血液接触的性行为,都可造成感染;此外,经破损的皮肤和黏膜接触是HCV的主要传播方式,当洗牙、纹身、美容、修脚、美甲等过程中出现皮肤破损的情况都需要考虑感染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HCV不会通过母乳、食品或水传播,也不会通过与感染者拥抱、接吻以及共用食品或饮料等偶然性接触传播[1]

深藏若虚,丙肝成为“沉默杀手”

由于HCV新发感染通常没有症状,因此在新近感染期很少有人得到诊断。对于发展为慢性丙肝感染者而言,几十年内可能依然没有症状,直至出现对肝脏造成严重损害的继发症状时才得以诊断。因此,丙肝被称为“沉默杀手”。HCV感染若不经及时治疗,可能进展为肝硬化、肝衰竭,甚至肝癌(图2)。WHO估计,2016年约有39.9万丙肝患者因肝硬化和肝癌死亡[1]

 

图2  MONOARCH模型预测丙肝并发症发生率[2]

 

基于慢性丙肝患者发生肝硬化和肝癌的模型预测,若丙肝患者未接受合适的治疗,中国预计在今后15年间肝硬化和肝癌病例数分别达42万例和25.4万例,治疗肝硬化和肝癌的直接住院成本将高达5.89亿美元和6.11亿美元[3]

矢在弦上,加强丙肝筛查,刻不容缓

近年来,我国HCV感染率总体处于国际较低水平,但由于人口基数大,实际感染人数居世界之首,达到近千万[4]

调研显示,我国丙肝患者在诊断前对HCV的知晓率仅为25%,低于全球平均水平(31%),且中国患者多为被动检测,近70%的丙肝检测发生在有明显临床症状之后[5],这也意味着绝大部分丙肝患者并未意识到自己已被感染。

广东省人民医院检验科侯铁英主任指出:“早期诊断能够预防因感染带来的健康问题并防止病毒传播。为提高我国丙肝防治水平,加强对公众及相关医护人员的疾病教育,加大丙肝筛查力度,迫在眉睫。” 

对于HCV感染高危人群,包括长期注射用药者、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暴露于HCV感染人群的医护人员等都应进行定期筛查。此外,HCV感染母亲分娩的婴儿在出生后需进行筛查,特殊侵入性操作和有创检查前也都应进行筛查。

精准诊断,让HCV无处可逃

HCV感染诊断主要包括血清学方法检测HCV抗体(抗-HCV)和HCV核心抗原(cAg),HCV核酸(RNA)检测常用于确诊(图3)。

 

图3  WHO指南推荐的慢性丙肝诊断流程[6]

 

血清学检测丙型肝炎抗体是筛查HCV感染的第一步,如果丙型肝炎抗体呈阳性,应再进行HCV RNA检测定性确认;抗HCV抗体检测结果为阴性时,由于丙型肝炎抗体产生“窗口期”的原因,不能排除HCV感染。此外,对于早期急性期HCV感染者以及血液透析、HIV感染、器官移植或无丙种球蛋白血症等免疫抑制的HCV感染者,可能不产生HCV抗体,这时都必须采用高灵敏的HCV RNA检测确定是否存在慢性丙肝。

早诊早治 未来可期

随着直接抗病毒药物疗法(DAAs)的出现,全球丙肝治疗已进入“治愈时代”,但目前HCV感染者的诊断率和治疗率仍较低。WHO估计,2017年全球有7,100万人患有慢性丙肝,其中仅19%(1,310万人)知晓自己的诊断状况;截至2017年底,约有500万人接受了DAAs治疗[1],与实际所需治疗人数的差距较大。

侯铁英主任表示:“检测是HCV感染预防和治疗的起点。一旦发现可能感染HCV,应立即主动进行检测,确诊后需要接受规范化治疗。只要做到早诊早治,丙肝是可以治愈的疾病,相信我国能很快实现消除丙肝的目标。”

作为全球体外诊断领域的领导者,罗氏诊断提供血清学与分子诊断在内的HCV感染诊断整体解决方案,包括18分钟即可得到检测结果的Elecsys® anti-HCV II检测,高灵敏度的cobas® HCV RNA检测,帮助临床精确判断患者感染情况,助力丙肝防控。

 

 

 

[1] 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act-sheets/detail/hepatitis-c

[2] Kamae I, et al. Hepatol Int. 2014. 8: S156, APASL 2014 Abstract: 239.

[3] Wei L, Wang Y, Feng GS, Yu SC, Duan ZP, Lee MH, Rao HY, Li H. Evaluation of Disease Burden of Hepatitis C in China.

[4] www.wpro.who.int/china/mediacentre/2016/20160727-china-world-hepatitis-day/en. Accessed Sept 2017

[5] World Hepatitis Alliance (2015).HCV Quest Global Patient Survey Country-Specific Report China.HCV Quest Global Patient Survey.World Hepatitis Alliance.

[6] Guidelines for the care and treatment of persons diagnosed with chronic hepatitis C virus infection.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8. Licence: CC BY-NC-SA 3.0 IGO.